一条已经胖到游不动的鱼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HER

        (小学生文笔,烂尾,不想写了)

        她今年十四岁,在她过十四岁生日那天也从未想过在她过完生日后的世界会变得这么不一样……
        在二月十五日的早上——她生日的第二天,那是周六,但不知道怎么了,她醒的很早,在她收拾好自己打算和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同出去玩,但在她坐在沙发上等来的却是楼下传来的警笛声,他们告诉她:他们家的房子,车子和工厂都不再属于他们了,因为她的爸爸偷税漏税——但她也不懂那些是什么,她只知道她的爸爸进了监狱,他们家没了车,从大房子搬去了一个小小的二人间,她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成这样,她只知道她已经年龄大了在家照顾她的爷爷奶奶开始出门捡垃圾,她的妈妈也忽然间就消失了,她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办……
           过了几天,直到她没办法再上学了时她知道了——她爸爸还有20万的债要还,她的爷爷奶奶只能靠捡垃圾攒钱——但也攒不了多少钱……
           她忽然觉得她应该和爷爷奶奶一起攒钱了,她找了好多工作,但她干不下去——他们总会想办法开除她,终于有一个饭店留了她——当服务员,但毕竟都是些小女孩,她不知道该怎样和她们相处,每天干的活也很累,于是,她说了许多谎,许多轻易就可以看穿的谎,她只能这样来武装自己……
           再后来啊,她成年了,也撒了一个倪天大谎,之后啊,她就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突发脑洞,不喜勿喷,狗血,替身,脑洞,原创。
       

         是我自己,误会了他眼中的深情。
         那时,我以为他爱我,肆无忌惮,最后才明白,那我不过是他的一个将就。
         初见不过是在一间小小的酒吧,我在台上唱歌,他在台下独饮,他眼底有的深情,让我无法拒绝,我扔下所有的清高,坐在了他身侧。
          那时我从未想过会有人拒绝我,至少没人会拒绝我的相貌,但他却拒绝了,他眼神的深情大概从那时开始便从不会分给我,但那时的我又怎么知道。
          大概是因为他的不在意,我赖上了他,他也从不在意我的所有行为:挤进他的公司——明明那工作不适合我;赶走他的异性助理——其实他从未在意他的助理会是谁;把自己介绍给他的每一个朋友——但谁都知道他真正在意的那个人;拉着行李挤进他家——因为我没有动过他在意的那个人留下的东西……
          后来他答应了我的追求,我以为是自己熬出了头,却不知道他答应我的那天,那个女孩结婚了。
           再后来,我开始恃宠而骄,我以为他眼中的深情终于给了我,我开始入侵了他所在意的那个女孩留下的东西,我们开始吵架——我以为是因为他在意我,终于我这个将就让他不再满意,但我自己依旧误会着他眼中的深情。
            再后来啊,那个女孩的婚姻失败了,她回来了,回到了他人生的轨迹中,而我这个将就本就应该在那时自己退出的,但我依旧没有看到他眼中的深情是给谁的,我哭闹着,弄到自己狼狈不堪仍不愿醒悟。
              终于,我被他彻底的赶出了他的生活,在那之前我以为拥有了他的骨血的我会胜利,可我终究是一个将就,他更在意那个不愿将就的骨血,在被赶出来之前,我终于看清——终究还是我误会了他眼中的深情,那深情从不是属于我的。
              但我明白的太晚,明白的毫无意义……